彭运动
桥梁工程师

我是北盘江大桥总设计师彭运动,关于这座世界最高大桥的方方面面,问我吧!

去年年底建成通车的北盘江大桥是杭瑞高速公路贵州省毕节至都格(黔滇界)公路的三座大桥之一,跨越云贵两省交界的北盘江大峡谷,全长1341.4米,桥面到谷底水面垂直高度565米,相当于200层楼高——是目前世界最高的大桥。
我是北盘江大桥总设计师彭运动,从事桥梁设计24年有余,曾主持设计了诸多国内外著名桥梁,在无数技术难关中不断积累,终于完成了目前最满意的作品——北盘江大桥。关于北盘江大桥的方方面面,欢迎向我提问。若你对桥梁设计的各种技术问题感兴趣,我也乐意解答,来问我吧!
221
焦点 2017-07-07 进行中...

相关新闻

新颖、大胆、专业、有趣的好问题更有机会获得回复,开始提问吧!
提问
178个回复 共206个提问,

热门

最新

热新闻

一天 三天 一周

澎湃新闻APP下载

热话题

一天 三天 一周

热评论

热回答

73

这个问题,几百年来大家都在问。
“兰陵笑笑生”是个好笔名。
虽然这个笔名,只发表过一部作品——《金瓶梅》。
他究竟是谁?
明朝人沈德符写的《万历野获编》里,说他是“嘉靖间大名士手笔。”名士,从字面上理解,就是一个很有名的人,用今天的话说,叫大V。
也就是说“兰陵笑笑生”,是某位大V的马甲。这下,读者们摩拳擦掌,后世猜来猜去,据说,通过海选,有六十个候选人脱颖而出,最大嫌疑犯是王世贞。
“王世贞说”是目前流传最广的一个说法。主要依据为,第一,《金瓶梅》写的是山东地界的故事,王世贞为山东琅琊王氏,对山东地形清楚。第二,王世贞是嘉靖年间名气最大的才子,算得上是文坛领袖。感觉金瓶梅这本奇书,只有他才有能力写出来。第三,王世贞写此书,为的是报复他的死对头严嵩和严世藩父子,因为严嵩父子害死了王世贞的父亲。
第三个理由非常有利,更为有利的证据是,严世藩字“东楼”,这和《金瓶梅》的主人公西门庆对应(“东楼”“西门”)。而严世藩和西门庆,同样好妻妾。嘉靖四十四年(1565),严世藩被斩杀并被抄家,结果抄出许多白绫,许啸天所撰小说《明宫十六朝演义》里,说得更为详细:世蕃每玩过一个妇女,必记淫筹一只,将来年终时,总计淫筹若干,就是玩过若干女子,把来记在簿上。据他自己说:“他日到了临死的时候,再把簿上的妇女计算一下,看为人一世,到底玩过妇女多少了。”这一方方的白绫,就是淫筹。
所以,这个说法,得到了许多学者的支持。
我对这个看法,有点存疑。
严嵩父子于王世贞有杀父之仇,王世贞对之充满仇恨,这是毋庸置疑的。作为文人,他手中的唯一武器是笔,用文字骂严世藩,这样的事情,王世贞肯定是干得出来的,而且我相信,他没少干。
但我们需要分析一下,王世贞是个怎样的人。王家从王世贞的高祖开始,先后有七人在科场折桂,这在当时是很了不起的。王世贞的爸爸王忬,不仅仅是进士,而且居然靠武功,做到了兵部右侍郎。所以,到王世贞这一辈,王家绝对属于书香门第、名门望族。
有怎样的生活,就能够写出怎样的文字。比如曹雪芹写《红楼梦》,最最精彩的无疑是“钟鸣鼎食”之家的女儿生活,换言之,他写不了尘世百姓柴米油盐,也写不了高官争权宦海沉浮,因为他没经历过。王世贞也是如此,不是说他写不了《金瓶梅》里的那些悲凉,也不是说他描画不了情色,而是——他不屑描摹,也无法感悟。
“兰陵笑笑生”显然更熟悉市井生活。
我们从吃来分析,西门庆平时吃的小厨房就是孙雪娥主厨,高级的酥油泡螺就李瓶儿会弄。同样是包饺子,潘金莲就是一笼蒸肉角儿,李瓶儿就是洗手剔甲包了些一寸大小葱花羊肉馅的扁食。精粗穷富就这么区别出来的。
“兰陵笑笑生”对于高级宴席,有种说不出的陌生感,写来写去,都是 “说不尽肴列珍羞,汤陈桃浪,酒泛金波”,宴会的排场也不过是“箫韶盈耳,鼓乐喧阗”。第四十九回里,西门庆迎请宋、蔡两巡按时,着重写送给宋、蔡的手下人“阶下两位轿上跟从人,每位五十瓶酒,五百点心,一百斤熟肉,都领下去”,这当然是为了衬托西门庆的暴发户风格,然而实在不是大家行径。
生日宴,则是“香焚宝鼎,花插金瓶。器列象州之古玩,帘开合浦之明珠。水晶盘内,高堆火枣交梨;碧玉杯中,满泛琼浆玉液。烹龙肝,炮凤腑,果然下箸了万钱;黑熊掌,紫驼蹄,酒后献来香满座。碾破凤团,白玉瓯中分白浪;斟来琼液,紫金壶内喷清香。毕竟压赛孟尝君,只此敢欺石崇富。”
可一写到家常吃食,“兰陵笑笑生”就来了劲儿,“先放了四碟菜果,然后又放了四碟案鲜:红邓邓的泰州鸭蛋,曲湾湾王瓜拌辽东金虾,香喷喷油碟的烧骨,秃肥肥干蒸的劈晒鸡。第二道,又是四碗嘎饭:一瓯儿滤蒸的烧鸭,一瓯儿水晶膀蹄,一瓯儿白煠猪肉,一瓯儿炮炒的腰子。落后才是里外青花白地磁盘盛着一盘红馥馥柳蒸的糟鲥鱼,馨香美味,入口而化,骨刺皆香。”
这哪里是写“柔绿篙添梅子雨,淡黄衫耐藕丝风”的才子王世贞的手笔呢?这分明更接近河南曲子的《关公辞曹》:“曹孟德在马上一声大叫,关二弟听我说你且慢逃。在许都我待你哪点儿不好,顿顿饭包饺子又炸油条。你曹大嫂亲自下厨烧锅燎灶,大冷天只忙得热汗不消。白面馍夹腊肉你吃腻了,又给你蒸一锅马齿苋包。搬蒜臼还把蒜汁捣,萝卜丝拌香油调了一瓢。我对你一片心苍天可表!”
兰陵笑笑生是谁,现在还是一个谜。
关于澎湃 在澎湃工作 联系我们 版权声明 澎湃广告 友情链接 澎湃新闻举报受理和处置办法
星级百家乐介绍登入 菲律宾申博网址 神话娱乐微信支付 44msc.com注册登入 申博138网址登入
斗址植屎三方案 永利博赌场盘口 菲律宾申博开户怎么样 新皇冠維護 噢趴慷奈生人
博狗开户网站 太阳城申博娱乐总代理最高洗码 2016注崴58体榻 永利赌场网页 MG游戏官方网
菲律宾申博在线138真人登入 www25777com 全新升级版申博太阳城 痔焯真平台 七匹狼网上娱乐场